综合信息

【国奖访谈】红日初升,其道大光——专访国奖获得者陶文畅

发稿时间:2019年11月26日 18:40发布者:宣传中心 汪绎如浏览次数:

陶文畅,社会学院2017级社会工作专业本科生,2018-2019学年“国家奖学金”获得者。曾获华中师范大学第十三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三等奖、第十一届全国大学生社会工作论坛暨第四届MSW研究生论坛获得三等奖、湖南省株洲市青年人才行比赛荣获一等奖。在学生工作方面,历任社会学院团委学生会学科部干事,部长。学习和工作之余,陶文畅积极参与到国家创新创业项目中去,在“城市老旧社区治理中的多元互动与协同共治——基于武汉市社区‘红色物业’案例的考察”与“公益传递与移风易俗——一个社区基金会的路径”两个项目中都有她的身影。

今天的国奖获得者专访,让我们追随陶文畅的脚步,回顾她这三年求索进取的奋斗历程。

汪绎如:进入大学,一些人还是选择埋头苦读,认为什么事都不如学习重要;也有一些人觉得,大学就应该好好“玩”,多尝试新的东西。作为一个“过来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有什么给学弟学妹们的建议呢?

陶文畅:相比于高中,我认为大学见到听到感受到的东西会更多,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但是,学习始终还是第一位的,不能为了所谓的“尝试”新鲜事物而舍本逐末。与高中不同,大学其实并不会要求我们埋头苦读,相反我觉得需要在玩中读、读中玩。比如有时候课程理论比较枯燥或者找不到兴趣点的时候,我会找一些与社会学、社会工作有关的电影来看。《金赛性学教授》是我大二上看的一部电影,当时我对社会学和社会工作的课程产生了厌倦感,但是这部电影深入细致地描绘了一位社会学者如何在自己不熟悉的人类性学领域进行研究,其过程中也展现了很多社会学的调查方法,让我对自己的专业重新拥有了认同感。所以其实在学习中找到快乐是很重要的,大学中的学和玩我认为并不矛盾。


汪绎如:我们都知道大学的课堂与高中有很大不同。面对专业课上老师讲课进度快、知识量大的情况,很多同学感到力不从心。您能否分享一些学习经验,帮助学弟学妹们尽快适应大学课堂呢?

陶文畅:其实一开始我也会感到力不从心。我高中是理科生,所以对于《社会学概论》和《社会工作概论》这两门课程一开始也没有找到学习方法,只是很机械地抄笔记,一切都很迷茫。但是其实在接触了很多有趣的理论后,我会产生好奇心。解决好奇心的途径就是阅读。关于书籍的选择,我一般是记录下在课堂上听到老师所说的一些很有意思的观点或者案例,下课后查阅资料和相关书籍。比如邱泽奇老师的《社会学是什么》,让我对社会学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比起盲目地去看书,我觉得这样可以更好地建立学科视角,为之后的科研写作打下基础。


汪绎如:据悉您有丰富的科研经历,请问学姐可以分享一下在实践过程中有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陶文畅:其实做科研这件事对我来说,算是一种耳濡目染吧。因为我在学习、双创部时,可以见到很多参加国创、挑战杯的学长学姐,因此平时我也会有意识地注意这方面的信息,锻炼这方面的能力。

说来很巧,我刚进大学时,带领我的新生志愿者是2016级的年级第一,熟悉了之后,他把我拉入了他的挑战杯和国创团队,这算是我科研的开始。从查阅文献、制作问卷,到后期的制作答辩PPT,我把科研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都体验了一遍。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科研的魅力,就开始自己组建团队,并且有意识在团队中培养学弟学妹。于我而言,科研是一种兴趣,也是另一种能力的培养。

 

汪绎如:请问您是如何看待理论学习和实践的关系的?实践经历对您之后的学习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陶文畅:暑期我们团队去兰考县进行实地调研,去到了当地一些社会组织,在对当地居民和组织管理人员进行访谈时,我发现自己还要注重研究方法的训练。社会学中的很多研究方法在书里看起来很简单,不过是几行字、几句话而已,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就完全不一样。比如在对居民访谈时,如何理解他说的话的背后含义,这其实需要保持高度敏感,不然就很有可能失去一个信息点。现实调查的多变性是我们在书本学习时所感受不到的,因此学习和实践同样重要。课堂上老师有时会让我们模拟一些研究方法或者社会工作中的技巧,我们应该好好把握这些机会。


汪绎如:在学习和实践活动之后,能否谈一谈您对于社会工作专业的理解和认识?

陶文畅:上学期我去到了武汉市儿童医院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实习,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作为一个实习社会工作者面对我的案主。在实践过程中,我逐渐认识到社会工作需要平衡好感性和理性。其实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常常会被这群天真的小孩子打动,在他们拉着我合影,对我说这是他最开心的时刻并且要留下我电话,以便下次还找我玩的时候,我常常会忘记他们是我需要面对的案主。感性的一面会让我拥抱对方,告诉他们一切的不容易都会过去的,而暂时忘记了应该冷静理智地运用技巧去专业引导。所以我认为社会工作是一个既需要感性和爱的视角看待世界,但是也需要冷静和理智的方法技巧去维护社会的专业。


汪绎如:请问学姐如何处理学生工作和学习的关系?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陶文畅:毋庸置疑,学习一定是第一位。一般而言,我不会让学习与学生工作发生巨大冲突。在学习空闲的时候(比如课间)处理一些学生工作方面的小事情,如果是比较大的事情我会等着所有的学习课程结束后回寝室处理。我习惯今日事今日毕,所以今天的学生工作就会在今天全部处理完毕,一般而言,在学生工作比较重的时候,每晚10点30后就是我集中处理的时间。这样既不会很零碎地占用学习时间,又可以尽快处理完毕。


汪绎如:有什么话送给学弟学妹们的?

陶文畅:我虽然性格活泼,但也是一个特别宅的女生。周末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可以和室友在宿舍看书、看电影度过一天。我骨子里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生,会在微博里、朋友圈里记录很多温暖的日常。现在我大三了,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自己的未来也很迷茫,正不断地找寻让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和理想的人生方向。说了这么多,我主要是想表达——我从来没怀疑过,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普通的,但是我始终坚信,沉淀积累得够久,走得够远爬的够高,总有一颗星星会为我发光,因为“你是黑夜,拥有寂静和群星。

“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站在新时代的潮头,我们青年一代最富有生气,更应不忘初心,脚踏实地。红日初升,大道其光,祝愿陶文畅能用奋斗谱写崭新的青春华章。



联系我们:学院办公室:67868324    本科教务:67868232   

研究生教务(含招生):67868797   研究生学工(含就业):67868325  

本科学工:67868309(含招生、就业)

武汉市珞瑜路152号华中师范大学三号教学楼5楼

sociology@mail.ccn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