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

周翔副教授做客“桂子群学”讲堂第70期

发稿时间:2021年11月19日 14:16发布者:浏览次数:

20211118日晚,由社会学院举办的第70期“桂子群学”讲堂在云端成功举行。本次讲座邀请到了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周翔副教授,演讲主题为“拉平还是筛选:高等教育能促进代际流动吗?”,讲座由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院院长符平教授主持。我院师生150人参加讲座。

周翔老师以美国和中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历史为引子开始了此次讲座。他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高等教育逐渐大众化,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比例大大增长,但是人们所预期的社会流动性增强这个愿景并没有实现。大学本科的学位已经无法保证一个毕业生能获得一份中产阶级的工作,很多大学毕业生毕业之后只能做一些兼职或者蓝领职位,比如服务员、调酒师等等。相应的,在中国其实也有相似的一个社会变化。在八十年代,通过高考上大学是农村孩子实现阶级跨越的最有效的途径。但是,在九十年代之后,中国的大学也开始扩招,高校招生人数大量增加,大学毕业生也不再是所谓的天之骄子。周翔老师就这个现象抛出了一个问题:高等教育究竟是如何影响阶级流动或者收入流动的呢?

接下来,周翔老师根据他最近发表在《美国社会学评论》上的论文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他先阐述了相关学者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在八十年代的相关研究中,普遍认为通过高等教育获得的本科学位能够克服家庭背景不足带来的负面的影响。接着,他解释了何谓高等教育的溢价。高等教育的溢价指的是拥有大学学历和大学以下学历劳动者之间的经济收入差异,随着最近几十年技术的变迁,高等教育的溢价其实是在上升的,就虽然总体来说上大学的人在越来越多,但是上大学和不上大学的人收入差距其实是在增大的,而这个现实和大家的一直以来的直觉是相反的。在他的研究中,他把大学毕业生在代际流动方面的优势,称作代际流动中的高等教育溢价,而不仅仅是指收入本身的这个溢价。

然后,他通过两种理论解释具体说明了高等教育是如何影响阶级流动的这一问题。第一种解释是拉平效应。高等教育促进了底层人民的向上流动,因此高等教育对家境比较差的孩子的收益是更大的,通过高等教育起到了拉平的作用。第二个解释是筛选效应。大学毕业生中高代际流动性不仅可能反映高等教育回报的一个因果关系,而且还可能反映了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具有不同特质的学生的一个自我的选择。也就是说,看上去高等教育可能把家庭背景的影响抹平了,实际上我们是在把非常优秀的寒门子弟和一些资质平平的富家子弟相比较,所以这个比较并不是一个公平的比较。但是,前人的研究并没有从数据上去验证这个假说。

随后,周翔老师分享了他的研究。他通过分析1979年至今的美国青年纵向调查数据,分别就拉平效应和筛选效应在促进代际流动中的作用进行数据分析。他提出社会科学的研究者通过分析数据,将大学毕业生的代际流动性相对较高归因于高等教育的拉平效应其实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隐含假设的,这个假设就是对于不同家庭出身的学生,被大学录取的机会是均等的。然而,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因为来自中低收入家庭的大学生中能力和动机不是很强的学生没有机会上大学。周翔老师说明了他是如何利用统计分析方法对数据进行处理,在控制筛选过程之后,得出筛选效应是大学毕业生高流动性的主要驱动因素这一结论。

最后,周翔老师对他的观点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总结。很多研究者认为大学学位是促进公平竞争的一个调频器,高等教育的扩张,能够促进代际流动。但事实上,他们一个隐含的假设并不成立,中低收入家庭的大学毕业生有更高的代际流动性主要是因为大学对他们的筛选过程更加严格。另外,他还澄清了一些人对他观点的误解,他的观点并不是说上大学没有用,大学教育对于家庭条件不同的学生而言都是有收益的,只是说上大学并不能够从总体上促进社会的开放程度。无差别的大学扩招不能促进代际流动,只有不同家庭出身的学生能够接受相似数量和相似质量的高等教育的大学扩招才能够有效的降低不平等。

在讲座中,参加讲座的老师、同学和周翔老师围绕讲座的主题以及与社会学相关的问题进行互动交流。在讲座最后,符平老师做了简要的总结,他认为以美国为例来讲高等教育与代际流动的关系在学理层面回应了社会分层、社会流动以及社会再生产机制这些社会学核心议题;同时该研究也有很强的现实意义,一方面澄清了我们的一些日常认知的误区,另一方面也对相关政策的调整提供了一些启示。






 

联系我们学院办公室:67868324    本科教务:67868232   

研究生教务(含招生):67865820   研究生学工(含就业):67868325  

本科学工:67868309(含招生、就业)

武汉市珞瑜路152号华中师范大学南门社会学院大楼

sociology@mail.ccnu.edu.cn